蓝七公子

第一篇

江澄戴上玩偶熊的头套,想着阿姐和爹娘都刚去世,阿凌还小,家里可以做主的也就他一个人了,其他人都是废物,靠不住。自家的师兄还和那谁【不想提到他】跑了。只能靠自己了。。。沉思了一会儿,看着手中的传单,叹了口气,开始发起了传单。

看着别人接过传单,走到不远处就揉成一团丢下了,江澄一脸...【无法形容】但也只能继续安静地发传单,发了一会儿后,不经意间的一抬头,眼角瞄到一个人,那是...蓝涣...他记得跟他是同一个班级来着,同在屋檐下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要不要给他呢...正在犹豫着,人已经走到前面了,算了,反正也戴着头套呢。走到他前面,静静地把手中的传单递给他,等着他接过去。蓝涣停下来,愣了一下,然后接过传单,微笑:“谢谢。”然后在江澄的视线里把传单折起来放到口袋里,接着就走远了,江澄心中微微一动,看着他装进口袋后就再没有拿出来像其他人一样扔掉,心中对他的好感默默增加。

自从那天的接触过后,江澄对蓝涣也不知道为什么,开始默默的关注起他,他的一举一动,他的微笑,他对人的温柔态度等等,江澄都看在了眼里,心中好感不断的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有一天,江澄坐在位置上,正百般无懒的翻着书,忽然看到蓝涣被一个萌萌哒的女孩子撞到了,那女孩像他道歉,蓝涣微微一笑,温柔地来了一句“没关系”,给那女孩让了路。许是感受到他的目光了还是怎么了,蓝涣和他的视线在空中相撞,接着,蓝涣就向他走来,走到他面前,温柔的说:“有什么事么?”他一愣,连忙摇了摇头,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。

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,江澄和蓝涣也越走越近,逐渐成为了好朋友。江澄也是经常每次都会穿着玩偶熊去那条街上发传单,也每次都遇到了蓝涣。终于有一天,他忍不住了,在再一次看到蓝涣过后,他忍不住摘下头套说:“怎么我每次都能遇到你啊?”蓝涣一愣,好像是没想到熊套里面的是他一般,反应过来后,开玩笑的来了一句“可能是因为咱俩有缘分吧?”这句话出口,他再次愣住,江澄也愣住了,不过一会儿后他马上戴上头套,推搡着蓝涣走开,说:“赶紧走赶紧走,我还要发传单呢!”说完就快步走远点去发传单。徒留蓝涣一个人在那边站着。

另一天,江澄照例去拿传单,但是,工作人员却跟他说有人帮他发完了。江澄慢慢地往回走,百思不得其解,谁这么好心帮他发的。走着走着,前面出现了一个人,他停下来,疑惑的抬起头,神奇的,他看到了蓝涣,他站在他前面,似乎有什么话想跟他说,还有点紧张的感觉。

他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嘛?”蓝涣深呼吸一口气,说:“江澄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
“你说啊?”

“那个...我...我...”

“你咋了?”

“我...我喜欢你!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!我已经关注你很久很久了!”

蓝涣一口气说完,说完就紧紧闭着眼睛,仿佛前面有什么令他害怕的东西似的。

江澄愣住了,彻底愣住了。很久都反应不过来,蓝涣见过了很久他都没什么反应,就悄咪咪的睁开一只眼睛,看见他有点呆呆的样子之后,又低下了头,说:“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...我不会强求你的...”

听到这句话,江澄回过神来,眨了两下眼,心底里有一股冲动在叫嚣着答应,他嘴快的说了句:“要不...咱俩...试试?”

这次,换蓝涣愣住了,他眨眨眼,默默的伸出手,狠狠地掐了一把手,嗯,很好,会痛,不是在做梦。

“不用捏了,真的,难不成还有假的啊?”

蓝涣听到这句话,瞬间激动了,冲上去紧紧的抱住江澄,抱得紧紧的,好像要把他揉进骨髓里,血液里一样。江澄被他抱了一会儿,就有点儿喘不过气了,他不得已伸出手,轻轻拍着蓝涣,“松开,快喘不过气了。。。”蓝涣一听,连忙放开,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太激动了。”

江澄淡定的整整衣服,侧眼对他伸出了手,见蓝涣疑惑的眼神,解释道:“走啊,不一起走嘛?”蓝涣反应过来,连忙牵住他的手,一起并肩向前走。

明明刚开始是江澄牵住他的手的,到后来,渐渐的变成了蓝涣握着江澄的手,越握越紧,紧到江澄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拍拍他的手才松开一点。

两人就这样手牵着越走越远。

第二篇

  江晚吟懒懒的趴在桌子上,侧着脸静静地听着隔壁那群女生们的聊天。

  “你有没有看最近超火的那部魔道祖师?”

  “当然看了,老好看了,尤其是里面的那个江澄,超帅的我感觉!!!”

  “是啊是啊!我也是这样觉得啊!”

  “你们有没有觉得那里面的蓝涣和江澄好配啊?”

  “有哎有哎,我就是站他们两个的!”

  晚吟想了一下,江澄...这个人物他知道,还挺好的,不错。蓝涣...好像没多大印象,回去看看吧。

  旁边的女生群突然之间传来了一声激动的叫声:“你们知道吗?魔道祖师出动漫了哎!”

  “真的吗?啊啊啊,我回去也要看,我想看好久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江晚吟默默地记住了这个,挨到了放学准备回去看。

  下课起身的时候,他眼角余光看到了就坐在他后面两排的一个人,是个美男 好像叫...蓝曦臣。人长得还挺好看的,温温和和的。

  过了几天。

  晚吟这几天一直在看魔道祖师的动漫,他发现他已经喜欢上江澄这一个角色了。于是,在看动漫的同时,他去买了一套江澄的cos服。

  到了之后,他还穿去了学校,成功的引起了那一群女生的“暴动”。

  再说蓝曦臣,他从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江晚吟。可能是因为他看起来跟别人不一样还是怎么的吧,他总是能够吸引着蓝曦臣的目光。就这么过了一段日子,他发现他在一群人中快速的看到江晚吟,然后牢牢的盯着他,挪不开目光,而且很是在意江晚吟的情绪,他心情不好,他也会跟着失落。问过人才知道,这种感情,叫做喜欢。最近,他发现江晚吟好像很喜欢一个叫江澄的人,听那群女生八卦,好像是什么魔道祖师里的一个角色。为了能够跟上江晚吟的脚步,他也去看了那个魔道祖师。

  不看不知道,一看,他就喜欢上了那个蓝涣。所以...没错!他也去买了一套蓝涣的cos服。

  可能是缘分还是怎么的,江晚吟和蓝曦臣,在同一天里,穿上了那两套cos服。然后,在班级里相遇了。

  江晚吟进了教室之后,那群女生看见他,十分默契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就很激动的喊了起来。正在他还在纳闷那群女生为什么反应要这么大,比他刚穿上还大时。他一抬头,发现对面站了一个男生,就是他上次看到的那个坐在他后面两排的男生。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身上穿着蓝涣的cos服!这两个角色在魔道祖师里面可是一对超火的CP的!

  蓝曦臣愣愣的看着江晚吟,江晚吟也愣愣的看着蓝曦臣,两人对视几秒后,就那么慢慢的擦肩而过了。蓝曦臣路过江晚吟的时候,好像还听见了那个人传来的轻轻的一声:“哼”,带着点儿小傲娇。蓝曦臣莫名的觉得他很可爱。

  在此之后,他们两个总是能像约好了一样,在同一天穿上。于是,学校里面就传起了谣言,关于蓝曦臣和江晚吟的,没办法,谁叫他们总是撞到穿cos服。

在谣言传了几天之后,江晚吟知道了这个事。他知道之后,毫不犹豫去找了蓝曦臣。

江晚吟走到蓝曦臣桌前,敲了敲他的桌子“蓝曦臣?”

蓝曦臣抬起头,看见来人是江晚吟,愣了一愣,“嗯,我是,有事吗?”

“就是那个谣言的事,我希望你可以和我去澄清一下,我们只是巧合。并不是那样子的。”

蓝曦臣听了后,眸子里闪过一丝低落,但很快又消失不见,“嗯,可以啊。那明天澄清吧。”

“嗯。谢谢。”

到了另一天,蓝曦臣和江晚吟走上讲台,蓝曦臣在江晚吟的眼神示意下,拍了拍桌子,在大家安静下来看向他们都时候,笑了一下,说:“这几天,学校里谣言的事,我们两个来澄清一下。”

江晚吟满意的点点头。蓝曦臣腹黑一笑,接着说,

:“谣言的事,希望大家不要误会 因为,那不是谣言,是事实。”

然后在江晚吟的震惊的表情下,扛起了他。大步跨出了教室。

接下来的请自行想象。谢谢。

【仪真】

*现代私设,ooc轻喷,小学生文笔

晚自习结束后,欧阳子真伸了伸懒腰,趴在了桌上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景仪收完东西看了子真一眼,再看看时间,十点多了,挺晚了呢。他看着子真的睡颜,决定不吵醒他,于是他轻轻地抱起了子真,让他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。子真嘤咛一声,不舒服的扭扭身子,在景仪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沉睡了。景仪一路抱着子真,无视路人投来的目光,踏进了地铁。
地铁里面人很多,非常挤,景仪四周看了看,只剩下一个位置。他护着子真,不让人挤到他,坐到了那个位置。把子真调整了一下位置,让他坐在自己腿上。旁边已经有人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了,毕竟这对CP的颜值不是盖的。景仪看到了,并不制止,其实他也是存了私心,故意无视了这些拍照的手机,把下巴抵在子真肩上,假寐。
旁边一个小姐姐拍照时不小心忘记关声音,景仪听到了,睁开眼,小声的对她说:“把声音关起来,不要吵醒他了”,然后就把头缩在子真的脖子上,温热的气息轻轻柔柔地洒在他的脖颈上。
这个时候,子真突然醒了,他迷茫的睁开眼睛,还带着几分睡意的眸子看着地铁上的手机,他懵了,感觉到了景仪的存在,用刚刚起来的软糯的声音问景仪“景仪,咱们这是在哪?”景仪附在他耳边道,“醒了?在回家的路上,马上就到了。”“回家?回哪个家?”景仪漫不经心的说:“还能是哪?云深不知处呗~”
子真“哦”了一声,突然觉得有人搂着他的腰,低头一看,是景仪搂着他的腰,而自己,正坐在他的腿上,莫名烧红了脸。感受到景仪喷洒在他脖子上的气息后直接红到了耳后跟,景仪看着子真红彤彤的耳垂,莫名感受到心情愉快,低低笑了起来。
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中,地铁到站了,景仪正想像刚才一样抱着子真走。子真感受到他的意图,匆忙跳出他怀里,“那,那个,我自己走就好了”说完就快步走开了,景仪看着他的背影,无奈笑笑,跟了上去。
云深不知处。子真用景仪的手机给他爹发完消息,景仪走了过来,给子真一套他的衣服,“呐,这边没有你的衣服,你穿我的好了”,子真点点头,抱着景仪的衣服就洗澡去了。
子真洗完澡,正在洗衣服的时候,景仪抱着手,低头看着子真挽起稍长的衣袖洗衣服,低声笑了起来,他比子真高一点,所以他的衣服子真穿起来有点大。子真听到笑声,抬头白了景仪一眼,继续洗衣服。
等子真洗完衣服,就是该睡觉的时间了。景仪和子真面对面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唯一的一张床,子真转头问景仪:“咱们两个怎么睡?”景仪率先躺上床,拍拍他旁边的位置,“还能怎么睡?一起睡啊”他看着子真稍微别扭的表情,失笑道:“你别扭什么?哎呀,咱们两个都是大男人,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。难不成……你希望我对你做什么吗?”子真突然红了脸,马上摇头,“哪,哪有的事!”说完就利索的爬上床,躺在景仪身边,背对着他。
景仪没有错过子真的脸红,他笑了笑,还真是可爱呢。一张床两个人,难免有点挤,子真和景仪两个人平躺着,胳膊贴在一起。

【漠凛】凛笑看

*一个沙雕的脑洞,写的是上一任漠北君和凛光君的故事,上一任漠北君称漠北君设定漠北君凛光君差5岁
在漠北君很小很小的时候,他总觉得自己很孤独 因为自己将来要继承漠北家的血统,总是没人陪他,父君母上也严厉的管教他。
直到有一天,他知道了母上肚子里有一个新生命,他耳朵凑在母上的肚子 听着这个新生命踢着母上的肚子,抬头对母上与父君说:“父君母上 我一定好好修炼,将来保护好这个弟弟或妹妹的。”他看见了父君和母上脸上从未有过笑容,漠北君便下定决心要对这个弟弟或者妹妹好。
终于有一天,这个小生命出生了,漠北君高兴的不管修炼,跑到这个小娃娃面前,天真道:“弟弟,哥哥会好好保护你的。”小娃娃对着漠北君笑了,伸手想要漠北君抱,漠北君摸着小娃娃的脑袋,道:“你现在还小,骨头还软,等再大一点哥哥再抱好不好。”
这个小娃娃便是今后的凛光君,凛光君性子高傲,对谁都一副不屑的嘴脸,连自己的父君母上也一样,除一人外,那便是他的哥哥,未来的漠北君①。
“哥哥,抱!”凛光君向坐着凳子上的漠北君奔去。“你怎么又弄了一身雪,是不是又偷偷跑去玩了。”漠北君拍去凛光君身上的雪,揉着他的头,把他抱了起来。
在漠北君十八岁的时候,发现自己对凛光君的感情变质了,他渐渐远离凛光君,躲避凛光君。 有一次夜晚,凛光君躺在榻上,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哥哥远离自己了。
听到门外有动静,眯着眼看,是漠北君。他闭上眼睛,装作已经睡觉的模样。只感到唇上碰到一块软肉,舌头探进自己的嘴里,就这样静静的亲吻。直到凛光君快要憋不住的时候,漠北君离开唇,离开凛光君的寝室。 凛光君睁开眼,看着漠北君离开的背影,把自己缩进被子里,心想:哥哥……刚刚是亲了我?哥哥亲了我!越想脸越红,就这样,凛光君一夜无眠,另一边的漠北君也不好过。 第二天早,凛光君一见到漠北君,快步跑过去,漠北君一想到昨晚做的事,下意识想躲。凛光君已经快跑到面前,要躲的话,凛光君不定会摔倒。便抱住凛光君,问:“怎么了。”凛光君抱住漠北君,道:“哥哥都躲了我这么久了,我好久没在哥哥怀里睡了。”说完便躺在漠北君怀里,闻着漠北君身上好闻的味道,慢慢睡去。
漠北君二十岁的时候,两人表达了心意,也悄悄的在一起了。
好景不长,三年后,漠北君听父母之言,要迎娶小漠北的娘亲,听到这个消息的凛光君,心是碎的,他回到寝室,将任何人关在门外,什么也不吃②。
大婚上,凛光君笑着给漠北君敬酒,说了声:“哥哥,新婚快乐。”然后笑着离去,转身时 眼泪也掉了下来。漠北君看着凛光君的背影,想拉住他,可不知为什么,手僵在了半空中,又伸了回来。
*我知道自己写的不好,还有好多漏洞,二十岁的那时候我尽量会写出来的,还有后续,嗯。(注:①凛光君性子高傲是因为性子本来就这样呗,哥哥除外就是因为他哥对他好呗,他爸妈要忙,其他人他又瞧不上;②漠北君是来劝过他的,可是人家不吃;为什么会娶小漠北他娘,因为小漠北他娘看上漠北君了,因为家族在北疆势力挺大,漠北君他爸他妈觉得不亏,父母之命不可推辞。)